首頁 > 音樂類 > 祖克曼協奏曲之夜
祖克曼協奏曲之夜
主辦單位:MNA牛耳藝術
立即訂購

000

Mercedes-Benz 世紀古典音樂年2004

系列一 祖克曼小提琴協奏曲之夜


指揮:水藍
樂團: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當今能與小提琴天王帕爾曼並列的巨星級演奏家,惟有平夏•祖克曼(Pichas Zukerman)。

祖克曼,與小提琴天王帕爾曼、小提琴天后鄭京和師出同門。1967年奪得第25屆「列文區特國際小提琴大賽」首獎,從此登上國際舞台,讓世人聆聽其充滿黃金音色的貴族琴音。祖克曼的演奏糅和令人驚嘆的技巧以及嚴謹的古典主義,對樂曲的透徹瞭解令人尊敬。樂曲深度的音樂內涵,每每由他的琴音娓娓謳唱,令人動容。祖克曼的錄音作品超過上百張,另其他小提琴家難以望其項背。

此次音樂會難得邀請到當代華人指揮大師水藍,帶領國立臺灣交響樂團與祖克曼同台聯演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同時也將在台灣首演令人興奮的義大利作曲家布梭尼的作品《交響組曲》。祖克曼的黃金琴音與水藍的大師風範,將重燃重現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的熾熱真情。

巨星的聯演、經典的曲目,此場音樂會將是臺灣樂迷最大的驚喜!

曲目
布梭尼:《交響組曲》,作品25
F. Busoni, "Symphonic Suite", Op.25
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61

全方位的小提琴天王-祖克曼
圓滿全方位的音樂大師
平夏.祖克曼(Pichas Zukerman)生於1948以色列臺拉維夫,除了身兼小提琴家、中提琴家、指揮家的身分外,更是一位教育家,及能與當今小提琴天王帕爾曼並列的巨星,他真可稱為現今古典樂壇上難得的全方位天王級藝術家。
對於祖克曼來說,演奏似乎輕而易舉,他精湛的技巧已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作為一個指揮家,他對整個樂團的熱情,深深吸引住每一個聽過他音樂的人;作為一個老師,他更投注對教育無比的熱情。
他對學生在技藝,及對於音樂微妙的把握上,都有著嚴格的要求,他甚至利用無遠弗屆的網路科技進行教育工作,讓全世界的學子都能親炙這位大師的風範。即使如此,這位多才多藝的音樂家總是有無窮無盡的精力,向下一個目標前進。

座右銘:「練習,練習,再練習」
祖克曼在父親的指導下,開始了他的音樂生涯,他最先接觸的樂器是直笛、單簧管,然後是小提琴。年輕的祖克曼有著過人的才氣及天賦,被當時最著名的兩位音樂家--艾薩克.史坦(Issac Stern)以及大提琴巨擘卡薩爾斯(Pabolo Casals)發現,在他們的幫助下,祖克曼進入了音樂大師搖籃的茱麗亞音樂學院學習。
1962年,祖克曼隻身來到紐約,邁出他音樂生涯的第一步。他拜師於小提琴名師葛羅米安(Ivan Galamian)與當今的小提琴大師帕爾曼,與鄭京和成為同門師兄弟。
葛羅米安對祖克曼琴藝上的要求極其嚴格,然而,年輕的祖克曼從未向困難低過頭,溫和的他展現對琴藝挑戰極大的勇氣,「練習,練習,再練習」就是祖克曼的座右銘。在葛羅米安嚴格的調教下,祖克曼進步神速,直到1967年,他終於獲得了第25屆「列文區特國際小提琴大賽」首獎(鄭京和與其並列首獎),從此便開始躍上國際舞台。這位音樂大師對音樂的熱情,凝聚在他精湛的技藝上,祖克曼擁有令所有人驚嘆的技巧,重要的是他對樂曲的透徹瞭解更是令人尊敬。作曲家欲訴說的音樂內涵,每每由他的琴音娓娓謳唱,令人動容。
祖克曼對於室內樂演奏也有相當傑出的成就。他曾與巴倫波因、帕爾曼,布朗夫曼、哈瑞爾等這些大師級音樂家合演室內樂,並和他長期的夥伴--鋼琴演奏家馬克,共同錄製了無數優秀的小提琴、中提琴、室內樂的作品,更與這些大師們成為摯友,他們也經常出現在祖克曼的獨奏音樂會上。

多元挑戰的音樂歷程
談起祖克曼,總讓人聯想其同門師兄帕爾曼。祖克曼與帕爾曼這對師兄弟,有著許多的相同之處,卻也有著不同之處。相同的是,他們都師事名師葛羅米安:帕爾曼贏得1964年「列文區特國際小提琴大賽」首獎,祖克曼贏得同一個大賽1967年的首獎,兩人投入專業演奏的過程,如出一轍。然而對音樂見地的不同,卻也讓這對師兄弟往後的發展,走向不同的領域,並在自己的領域獨占鰲頭。
以琴藝來說,祖克曼的琴音有著嚴謹的古典主義風格,音色高貴;帕爾曼的琴音充滿著浪漫的情懷,音色甜美。1970年之後,祖克曼亦將其演奏事業跨足於中提琴,因此其演奏小提琴時,音色更顯溫暖動人。
當其他的小提琴演奏家們還在努力克服自己技藝上的缺陷之時,祖克曼旺盛的精力卻開始開拓指揮家的藝術生涯。從1979年到1981年,他開始擔任英國南方銀行假日音樂節的指揮;1980年,他接受聖保羅室內管弦樂團的邀請,擔任音樂總監。在聖保羅的7年中,隨著每次的巡迴演出和每張唱片的製作,他成功地為樂隊注入了新的希望;在經營方面,祖克曼更說服樂團新建了一座音樂廳,此音樂廳可以容納2000人,讓它成為樂團的新家。至此,世界各地知名樂團的邀請紛至杳來,祖克曼先後曾擔任過達拉斯交響樂團首席客席指揮、巴爾的摩交響樂團藝術總監,同時他也是密爾沃基交響樂隊的常駐指揮。
1998年春天,祖克曼出任渥太華的國家藝術中心交響樂團(National Arts Center Symphony Orchestra)音樂總監。他用魔力的指揮棒將樂團帶進新的層次。直到祖克曼登上國家藝術中心交響樂團的指揮台,人們開始的向樂團提供捐款,財政赤字也才被徹底解決,祖克曼那無遠弗屆的人格魅力可見一般。
國家藝術中心(加拿大)的執行長曾說:「祖克曼的到來為樂團開創了一個嶄新的紀元,無論是在臺上還是臺下,這位音樂奇才所展現的才能,都是無比優秀。」
教育,是一切的根本
要瞭解祖克曼對音樂的熱情何來,從祖克曼對教育投入的心力,就會知道答案。當祖克曼還是學生時,格葛羅米安曾如此教導他:「如果它(音樂)聽起來很好,你對它的感覺就好;如果你的感覺很好,那麼它聽起來也就一定很好。」
除了教導如何製造優美的聲音,祖克曼認為教育的意義,更是要去傳遞音樂的價值。「二分符僅僅只是個二分符,b小調永遠也是b小調,然而你怎麼去演奏他們卻永遠是另外一回事。」「我經常想去教書,其實,指揮與教育有著許多相似之處」「這是另一種形式的聆聽。」祖克曼懇切地說。
現在,祖克曼已經在曼哈頓音樂學院任教多年,他一直都最先採用先進的科學技術,特別是在旅遊時運用網際網路作為教育的工具。祖克曼說:「這(他和曼哈頓音樂學院的實驗)只是個開始」,他大膽預言,教師未來可以從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給學生上課,而且學生不久之後,就能透過掌中的Palm Pilots聆聽卡內基音樂廳的音樂會實況轉播。他更相信,網際網路會是古典音樂振衰起弊的關鍵。
在祖克曼加入國家藝術中心之初,他就提出要為青年音樂家們制定一個項目,直到去年,這個項目才第一次對年輕人敞開了大門。現在,他又考慮為青年歌手們制定一個特別的計畫,它包括定期的聲樂課、發音練習、戲劇課,以及對音樂會前開場陳述的訓練。
對祖克曼來說,如果要他在演奏、指揮和教課三者中作出選擇,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他說:「它們都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將音樂奉獻給大家。」
「音樂養育了我。我從不厭倦的去欣賞它們,一聽到音樂,我就會立刻作出反應。」熱情的觀眾們也深愛著祖克曼,每到音樂會結束後的一天,他都會收到來自觀眾的寫有「謝謝」的小字條,「這是無價的」祖克曼如此說。

指揮 / 水藍
水藍於一九九七年出任新加坡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出生中國的他,以指揮北京中央愛樂樂團展開指揮生涯,兩個月後出任北京交響樂團指揮。自此,水藍先後指揮多場當代音樂演奏會,贏得高度評價,並灌錄許多伯恩斯坦、艾爾加、譚盾與陳怡的作品。一九九○年,水藍因指揮洛杉磯愛樂於夏季音樂節演出,受到著名指揮家大衛•金曼的青睞,邀其出任巴爾的摩交響樂團的附屬指揮。一九九四年至九七年,水藍任職底特律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與副指揮。
水藍曾代庫特•馬殊指揮紐約愛樂,並指揮美國克里夫蘭樂團於巴黎公演。多年來,他曾與許多國家的樂團合作過,諸如美國的巴爾的摩、休士頓、明尼蘇達、水牛城愛樂、科羅拉多、洛杉磯愛樂與佛羅里達樂團;歐洲的哥德堡、奧爾堡、耶夫勒、馬爾默、冰島、杜伊斯堡愛樂與慕尼黑室內樂團;加拿大的卡爾加里愛樂與新斯科細亞交響樂團。此外,他也曾指揮香港愛樂、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與墨爾本交響樂團,亦曾在多個音樂節上演出,包括有:檀格塢音樂節、亞斯本音樂節、禮讚科羅拉多音樂節、最佳音樂節以及東方音樂節等。)
目前,水藍指揮樂團的錄音工作由BIS斯堪地那維亞負責,灌錄內容包括:阿諾德、辛德密特、法恩斯壯的作品(由瑞典馬爾默交響樂團演出);齊爾品的全套交響樂作品(由新加坡交響樂團演出)。由水藍指揮新加坡交響樂團演奏灌錄的作品另有:簡•賈夫里普的《垃圾協奏曲,為打擊樂及管絃樂團》,立陶宛作曲家卡爾寧斯的《搖滾交響曲》,中國盛宗亮的作品專輯,以及《歌劇裡的流浪吹笛人》豎笛名曲專輯。另外,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天方夜譚》將於近期發行。
水藍先後獲頒多座國際獎項,如北京藝術節與紐約齊爾品學會頒發的榮譽獎,以及法國第三十七屆柏桑松指揮獎。
目前水藍除了擔任新加坡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外,亦經常與世界各地的樂團同台演出。

樂團 /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創立於民國三十四年(1945),為台灣音樂史上最悠久之交響樂團,創團團長為蔡繼琨教授。樂團成立之初,先後隸屬於台灣省警備司令部、台灣省藝術建設協會,台灣省教育廳及文化處等單位。而自創團以來,邀請國內及來自世界各國之優秀音樂家參與演出,締造出許多「台灣首創」的紀錄:民國卅七年(1948)十月廿五日首演貝多芬第九號【合唱】交響曲,盛況空前;另創台灣最早之音樂雜誌【樂學】雙週刊;國內首位外籍客席指揮約翰笙博士(美國籍)、更是第一個舉行全省巡迴演出的交響樂團。八十八年(1999)七月,改隸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更名為「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團址座落於台中縣霧峰鄉,九十一年(2002)專屬音樂廳落成啟用。
  在歷任團長:蔡繼琨(Tsai Chih-Kue)、王錫奇(Wang Shin-chi)、戴粹倫(Day Tsuei-lung)、史惟亮(Shin Wei-liang)、鄧漢錦(Deng Han-chin)、陳澄雄(Chen Tscheng-Hsiung)的篳路藍縷及現任團長蘇忠(Su Chung)繼往開來的辛勤耕耘下,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累積了豐富的經驗,除演奏及訓練具專業水準外,更追求卓越,與新時代並肩齊步。本團對於提昇國人精神生活、推動藝文發展及促進國際文化交流,均有實際的成果與貢獻。國立臺灣交響樂團開國內大型音樂藝術季之先河,歷年來演出著名歌劇如:【魔笛】(Die Zauberflote)、【茶花女】(La Traviata)、【糖果屋】(Hansel and Gretel)、【弄臣】(Rigoletto)、【魔彈射手】(Der Freisch?tz)、【波希米亞人】(La Boheme)、【塞維里亞的理髮師】(Il Barbiere di Siviglia),國人創作之大型歌劇如:【一百個新娘】(the 100th Bride)、【天山雲雀】(Skylark of Tang-Shan)、【原野】(Field)、【西施】(Xi Shi)與舞劇【走西口】(Go West)、【敦煌夢】(Dream of Dun-Haung)等,深受各界好評。五十八年來,受邀與本團合作演出的國際團隊及藝術家不計其數,曾與本團合作的華人藝術家不乏今日焯焯之星,如:傅聰(Fu Comg)、陳必先(Cheng Pihsien)、陳毓襄(Chen Yu-hsiang)、譚盾(Tan Dan)、陳其鋼(Chen Qigang)、莫華倫(Warren Mok)、胡乃元(Nai-Yuan Hu)、曾耿元(Tseng Keng-Yuen)等。在國際交流方面,本團除了曾邀請多位海內外的知名客席指揮,如:亨利•梅哲(Henry Mazer,美籍)、羅徹特(Michael Rochat ,瑞士籍)、芬奈爾(Frederick Fennell,美籍)、王進(Jin Wan,奧地利籍),亦曾邀請國外交響樂團如八十三年(1994)的俄羅斯國立芭蕾舞團(Russian Sate Ballet)及匈牙利榭格特市立交響樂團(Szeged Symphonic Orchestra, Hungary),八十九年(2000)的羅馬尼亞國家交響樂團、等來台演出外,也曾分別應邀至美國、歐洲、南非、韓國等國演出。
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貝多芬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op.61)也是他創作生涯中惟一的小提琴協奏曲。不過單此一曲便得以躋身史上「四大小提琴協奏曲」之林;同時也因為這首曲子弦律優美、風格開闊堂皇,雖然不是特別炫技或高難度的作品,卻仍然贏得「小提琴協奏曲之王」的美譽。
儘管這首曲子今日的經典地位無疑,但是它也和許多古典音樂名曲一樣,在面世初期,並不得到世人青睞。
貝多芬在西元1806年完成這部作品,當初是打算獻給那時的維也納劇院的指揮,並被譽為神童的小提琴家克雷門特(Franz Clement)。不幸的是,這首貝多芬在倉促,猶豫不決間(據說當時貝多芬也是被友人說服作此曲獻給克雷門特)寫就的作品,雖然後來是證明了貝多芬的作曲才能高超;但理所當然的初演者克雷門特本人在當時卻不是一個被歸類為正統嚴謹的音樂家,克雷門特常常自恃身懷小提琴絕技,在音樂會中演出如雜耍團般的樂段藉此取悅觀眾。
於是,首演可想而知相當地不成功,差點埋沒了這首傳世的經典曲目。甚至有一說克雷門特在匆忙間接過樂譜,只好以視譜方式演奏此曲;雖然這件史實未能證實,但此曲首演在樂團和獨奏者沒有充份準備下進行,卻為大部份音樂史家採信。
另有一說是,玩心未泯的克雷門特,急就章接下這首根本沒時間深究其價值的小提琴協奏曲,果然不改本性地胡亂拆解原作;在第一樂章結束後自己還加入自創的一首「單弦」奏鳴曲樂段,而且是以即興戲謔般地態度拉琴。
在克雷門特的敷衍了事及作曲家本人也並未太認真的創作動機下,這個曲子在1806年首演後,一直到1844年間,只有三次公開演出的紀錄。這段期間惟一可書之處是貝多芬接受友人的建議,將這首作品改為十九世紀上半葉較流行的「鋼琴協奏曲版」;也由於鋼琴版中有貝多芬親自譜寫的「裝飾奏」,才使得後來的小提琴版也開始加入了演奏者自行加入的裝飾奏,而目前較著名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裝飾奏有經克萊斯勒及姚阿幸譜寫的版本。
一直塵封了快四十年後,小提琴姚阿幸於孟德爾頌的指揮伴奏下,終於重啟了這首曲子的知名度;1844年姚阿幸和孟德爾頌都深為這部貝多芬久違的作品著迷,算是在倫敦還了這首名曲一個遲來的成功演出。本曲也由此逐步突破了十九世紀時「協奏曲純以彰顯獨奏者技藝為目的」的作曲思潮,讓愛樂者及演奏者日漸領略了曲目本身的整體藝術價值。

Ludwig von Beethoven:Violin Concerto in D Major, Op.61




--時間地點票價
2004/2/25
下午 07:45:00
台北國家音樂廳0005600/1200/1800/2400/3600/